永续债发行提速!股份行首单永续债发行成功,上市银行永续债发行规模将达5000亿

开元棋牌三公是假的吧 www.cheapandorasonline.com    来源:新疆阿勒泰新闻网

2018 年中以来中资银行的资本募集步伐加快,2019 年持续保持这一旺盛势头,商业银行永续债的发行也进入提速阶段。

6月3日,民生银行宣布成功完成发行400亿元永续债。民生银行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该行已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完成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簿记定价,当期票面利率4.85%。这是国内股份制商业银行首单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也是继中国银行之后国内第二单商业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同日,招商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不超过等值500亿元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永续债)。

整体从进展来看,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中国银行和民生银行已发行永续债、5月31日华夏银行400亿永续债获批,还有招行、工行、农行、交行、光大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等多家银行披露了拟发行永续债的计划。

股份制首单永续债发行完毕

6月3日晚间,除了招商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不超过等值500亿元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永续债)外, 民生银行400亿元永续债也发行成功。据了解,此前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行长郑万春相继带队走访了多家大型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保险公司。

据民生银行介绍,此次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营销工作,借鉴了该行此前小微金融债券、二级资本债券项目的发行经验,总分行协调联动,调动经营机构的营销力量,进一步将投资者范围向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延伸。

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当前全球资本监管标准加码在即,国内经济稳中向好所依赖的信贷融资依然迫切,国内银行整体资本充足水平亟待提升。为推动国内商业银行向国际先进水平迈进,持续提升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近年来监管部门高度重视资本工具创新,加强统筹协调,持续完善各项监管制度及配套政策,支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

在各项政策的有效推动下,国内银行永续债发行工作平稳推进。1月25日,中国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了400亿元首单永续债。据了解,除已发行完毕的中国银行以及民生银行外,招行、工行、农行、交行、光大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银行均披露了拟发行永续债的计划。

从拟发行规模来看,农行居首位,拟发行不超过1200亿元永续债;其次为工行,拟发行不超过800亿元永续债。平安银行以及招商银行紧随其后,发行总规模为不超过5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中信建投证券杨荣团队此前测算, 在2019年3月、4月,上市银行也纷纷公布了自己的永续债发行计划,合计规模5100亿元。对比中国银行,此次民生银行的永续债审核流程更快。民生银行从今年1月12日通过股东大会审议到拿到最终的批文仅花了5个半月时间,在审批流程上缩短了1个半月。除中行和民生以外,预计2019年永续债发行规模将达1000亿左右。

据悉,民生银行此次发行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信用级别为最高等级AAA级,在评级方面有明显优势:一是主体信用资质良好,有可靠的风险投资收益;二是央行2019年1月印发的规定,将主体评级不低于AA级的银行永续债纳入MLF、TMLF、SLF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民生银行发行的AAA级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和再融资属性。

此前,民生银行披露的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4%、9.28%和9.06%,分别较年初提升了0.39个、0.12个和0.13个百分点。

银行仍在密集补血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受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加大、不良资产核销等多种原因,商业银行都面临不同程度的资金压力。

根据银保监会5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5%,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52%,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8%,与上年末持平。

因此,在商业银行整体资本充足率承压背景下,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增大。公开数据显示,农业银行4月10日成功发行600亿元二级资本债,距离该行上次发行二级资本债相隔仅3周,两期合计发行规模达1200亿元。4月平安银行完成了一笔总额3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工行550亿元二级资本债4月26日发行完毕。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此前曾表示,目前我国商业资本补充工具较少,尤其是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匮乏。对非上市中小银行而言,一般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可以使用的一级资本工具更是有限。因此,为实现业务稳健可持续发展,银行迫切需要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加大资本补充力度?!?/span>

对于银行密集补血的原因, 穆迪分析师则认为,银行可能会面临贷款增长加速,因而资本消耗加快。银行仍在将资产从风险权重较低的影子银行投资转向风险权重较高的贷款。部分银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响应了政府的呼吁,增加向包括小微企业在内的民营企业的贷款。

“由于银行的息差缩窄、非利息收入增长放缓及信贷成本较高,银行的盈利能力以及由此产生的内部资本已经趋弱。我们预计新增贷款利率将继续下降,并逐渐趋向市场利率水平。近期央行鼓励利率两轨合一。银行体系的资本利润 率在 2018 年下降了 79 个基点至 13.2%,未来仍将面临压力?!鄙鲜鋈耸砍?。

资本结构的差异可能会缩小

永续债作为国内银行的新增资本工具。在此前中资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仅有优先股一种,2019 年 1 月银行永续债首次发行改变了这一局面。

穆迪表示:“我们预计国内 4 家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工农建中)将积极使用永续债这一新资本工具来提高资本水平,原因是在法律层面上,永续债是债务工具,而优先股是权益工具,因此发行永续债给银行带来了扩大投资者基础的新渠道。针对永续债新设的央行 票据互换工具还将改善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从而提高其对潜在投资者的吸引力。

据记者了解,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发行永续债的前景广阔。根据国内当前资本规定,银行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规??梢灾辽傥浞缦占尤ㄗ什?1%,以满足最低资本要求,而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的规定是 1.5%。2018 年底国内 4 家全球系统重要 性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0.61%,未来新发行具有充足空间。

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监管规定限制,资产规模低于人民币 1 万亿元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将不太可能发行永续债。多数城商行和农商行并未 上市,因此无法发行优先股。这些银行将主要通过核心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工具来补充资本。 因此,4 家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资本结构将可能更接近。


上一篇:硬件3DTouch或成绝唱iOS13添加图标长按功能 
下一篇:《副本》男主Apple平台历史架空新剧预告首发